医院已经做出取消金某见习医生资格的决定

2017-10-13 05:04

我的孩子就在这家医院给扎死了!老人说,晓宇今年6岁,在沙岭一家幼儿园念大班。再过半年时间,晓宇本可以和其他同龄的孩子一起上小学了。然而,1月2日的那一次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点滴,却让对这个世界还没看够的孩子永远闭上双眼。

昨日14时30分左右,广济医院副院长王宇亭接受了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的采访。王宇亭拿出一份盖有该院公章的情况说明。说明上显示,该院见习医生金某在晓宇未经医院挂号的情况下,私自与内科病房护士长曹某、护士吴某对晓宇进行输液处置,致其出现严重不明原因反应。

晓宇的奶奶说,晓宇在事发前有些咳嗽,本来不想看(病)的,他妈妈听说班里有孩子支原体感染,就合计来看看。谁想到,点滴刚一扎上,孩子就开始抽孩子的奶奶表示,晓宇在该院抢救了一段时间后转院到盛京医院滑翔院区。在一天一夜总计20多个小时的抢救后,晓宇在1月3日告别了所有爱他的亲人。

王宇亭表示,见习医生金某正是晓宇的亲姨。1月2日上午,孩子过来医院验血,也不是使用他本人的名字。我们后来经过核实,内科见习医生金某私自将孩子带入内科病房扎点滴,护士长与护士帮忙配药和输液。现在,警方也正在对药物的来源进行调查。输液瓶已经被孩子的家属带回了家中。王宇亭说,医院已经做出取消金某见习医生资格的决定,并对曹某和吴某做停职处理。

家属们认为,导致晓宇死亡的就是那一瓶点滴。就是咳嗽,怎么治咳嗽还能把人给治死了呢?家属们的情绪大都有些激动。昨日13时许,孩子的父亲在医院内进行交涉。家属说,孩子的母亲因经不住打击,在家休养。

对于晓宇的死亡原因,院方表示,需要进行尸检后由警方公布。经核实,给晓宇注射的药物为盐酸氨溴索,有祛痰的效果。这种药不需要试敏,至于造成这个后果的原因有很多,例如用量过大,孩子可能是过敏性体质,或者孩子身体处于高敏期。广济医院副院长王宇亭表示。

我的好孩子啊,就这么没了1月5日,位于于洪区沙岭的沈阳广济医院门前,晓宇的奶奶失声痛哭。在医院门外,数十名亲友都陪在孩子的奶奶身旁。家属提供的一张孩子相片,定格着晓宇生前的可爱面庞。这张儿童艺术照里,晓宇戴着装饰眼镜,白皙的面庞透着俏皮。

记者就晓宇的亲姨是医院医生一事向晓宇的亲属求证。亲属们一致表示,这两件事不挨着,晓宇是正常看病!晓宇父亲王先生随警方到当地派出所处理此事。在电话中,王先生证实晓宇确实没有挂号,并且验血也使用了其他人的姓名,处方由金某交给护士并去药局代领的药。截至昨日17时许,王先生仍在派出所查找医院的监控录像。王先生认为,无论挂号与否,只要能查到药物是从医院药局提取的,医院就应对此负责。

从1月5日清晨5时许开始,晓宇的家属陆续聚集到医院大门外,对医院进行谴责。有家属表示,孩子最终死于多脏器衰竭。他没的时候,肚子里都是积血,太惨了孩子奶奶想起孙子的惨状,又忍不住哭泣起来。

王宇亭认为,见习医生金某将亲属私自带入内科病房注射点滴,不属于其职务行为。而且,男孩晓宇并没有进行挂号,医院与晓宇尚未构成医患关系,不应承担主要责任。我们只是在管理上存在漏洞,这个责任占多少还需要司法机关进行认定。王宇亭说。

辽宁良友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振革表示,即使没有挂号,只要患者接受了医院提供的医疗服务,就形成了事实上的医疗服务法律关系。除非能够证明为晓宇提供诊疗的医生并不是在履行职务行为或医院没有过错,医院方能免责。(稿件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