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执行天燃气轮机组排放标准

2017-12-26 00:44

如何处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是一个全球性的课题和难题,由此引发的矛盾与冲突并不少见。这类问题不是局部的,今后还会不断出现。面对如此,社会公众需要合理表达诉求、有序参与监督的理性。而浮躁偏激、轻信盲从等显然是非理性的表现。特别是在面对热点突发事件时,维护社会的安定和谐,应当成为大家的自觉意识和行动。

“一些民众谈煤色变,对火电缺乏了解。”这是记者在实地采访中感受最深的。特别是对煤电企业不信任,认为普遍存在偷排现象,媒体多次曝光,说明这一现象比较普遍。

要全面推进政务公开,坚持以公开为常态、不公开为例外的原则,积极推进决策公开、执行公开、管理公开、服务公开、结果公开,确保行政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技术先进、环保可控,被各地竞相争取的项目,却在平江阻滞不前。7月份以来,“平江拟建火电站”一事成了网上关注的热点话题,网上发帖声讨持续不断,发酵至9月中旬,部分民众连续三天群体性上街游行反对该项目,最终县政府一纸通告宣布“停止项目前期工作”收场。

三是基层党委、政府要大力提升引导社会各阶层有序、理性表达诉求的能力。

在平江群众“反火电”群体性上街游行事件中,记者深入了解后认为,政府在处理上有以下几大突出问题:一是事前预防和化解力量不足。群体性游行事前已有苗头,但政府对这些苗头性的事件重视不够,预防不力,使得一些本来可以容易解决的问题演变为群体性突发事件。二是动向把握不准,情报信息不灵。反火电活动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实现县内县外联动,可有关部门缺乏敏感,对信息掌握不够敏锐,疲于应付。三是政策宣传解释不到位。记者了解到,平江按照农村户均一册的标准编印了大量的火电科普宣传册,但基层发放不到位,很多农户反映看不到,而部分干部对宣传也不闻不问。

在反对声的浪潮下,其结果就是支持者不敢发声,反对者占据上风,大量仇官、仇政府的心态肆意蔓延。

“最终,华电集团总部经过多次实地考察,看上了我们平江。”平江县委一位领导同志告诉记者,平江距离湖南省电力负荷中心长沙较近,又有着良好的铁路和公路运输条件,是典型的路口电站,因此才会将平江火电项目作为华电“十三五”期间在湖南唯一新建的重大项目。

据县委宣传部门介绍,平江县设立火电项目咨询及征求公众意见办公室,通过现场、网站、微信等多种方式,建立诉求征集通道,广泛听取意见,并展开咨询互动。针对后期如何搞好火电项目宣传和舆情引导,平江县宣传部门已成立专门的班子,利用电视、广播、网络、新媒体等多手段,以加强民众对火电项目的重新认识,使正确的声音得到有效的传播。

同时,政府要善于运用媒体。在面对突发的公共事件时,应通过媒体媒体及时发出理性的声音,正确引导公共舆论,不让失真的信息蔓延传播和发酵,不盲目炒作群体事件,不将个别问题群体化、简单问题复杂化、局部问题扩大化。

86岁的平江县老县长陈定安在老干部座谈会上,直陈火电项目是一个好项目,是平江重大的发展机遇。听说项目停止后,选址所在地村民十分愤慨,要组织反游行抗议被劝阻……

此“火”未熄,“平江拟建火电站”一事却“火”上浇油。今年7月份以来,该事件成了网上关注的热点话题,持续发酵至9月中旬,部分民众连续三天群体性上街游行反对该项目,最终以县政府一纸通告宣布“停止项目前期工作”收场。普遍被当今社会看好的火电项目,为何在平江如此受阻?好事未能办好,折射出的是社会之痛?还是体制的病态?

基层政府要健全依法决策机制,把公众参与、专家论证、风险评估、合法性审查、集体讨论决定确定为重大行政决策的法定程序,建立健全重大决策责任追究制度和倒查机制,提升科学决策、民主决策水平。政府在施政的过程中,能够长远、整体、科学地看待和谋划发展,实事求是地提出解决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的方案。在面对发展中的各种问题和社会热点时,尤其要善于从公众的需要和利益着眼,运用科学的思维、理性的方式来处置和对待。

支持者有之,反对者有之,观望着也有之。可最终,反对者占了上风,支持者集体噤声,观望着随了大流,好端端的一个项目被迫宣布告停。社会在一定程度“病态”发展了,政府自身也“生病”了。

三是社会公众对待舆论事件要有理性思维、科学态度,合理地表达诉求。

据华电平江火电项目负责人介绍,在环保方面,该项目采用的是目前世界最先进的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技术,将执行天燃气轮机组排放标准,实现从进料到最后废弃物处理全过程的“近零排放”,完全可以解决群众担心可能存在的环保问题。“比如,我们采用火车运煤和封闭圆形煤场,全程封闭运行,不产生扬尘污染。烟气通过系列高效脱硝、脱硫、除尘等环保设施处理,不会对周边居民的身体健康产生影响。采用脱硫废水深度处理等技术,所有废水经收集处理后,全部回收使用,全厂不设排污口。”该负责人告诉记者。

然而,有人担忧,项目引进了,经济发展了,环境是不是就要开始恶化了呢?此前,这确实是一个发展的魔咒和怪圈,纵观当前国内大部分欠发达地区,经济发展无不充斥着“带血带泪”的gdp,群体性事件诸如厦门、茂名反px游行示威事件此起彼伏。难道金山银山和绿水青山真的就不能和谐并存吗?

“谁来为平江今天混乱的局面买单?既然现代火电厂可以实现达到天然气排放水平,环保可控,那么之前政府为何不加大宣传力度?任由负面信息欺骗平江人民?”网友的一句句发问,振聋发聩,惹人深思。

同时,领导和干部内部思想也不稳定、不统一,一些单位由于“一把手”思想没过关,没有将县里的决策部署和声音做到有效传达,导致出现了少数干部职工参与到游行队伍中,反而成为民众反火电的推波助澜者。

“火电厂的建设和投产,有利于拉动平江建筑、交通、物流、矿业、建材等上下游产业链的快速发展。不单单如此,对于一个去年工业税收只有1.3亿的国家级贫困县,该项目落地后,单笔就带来利税6亿,有了这笔钱,县里的公共财力增强了,改善民生、保护生态,提升公共服务就有了保障。”平江很多支持该项目的同志谈及此面露激动之情。

记者还想深入了解事件,欲采访一些反对火电项目的代表。从宣传部门手中取得了一些联系方式后,有的电话打不通,更多的是回避接受采访,无奈告终。

“我们期待将好事办好,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我们有能力将保护环境和发展经济两者有机结合起来,促进项目落地。”这是平江县委政府一贯坚持的呼声。

记者在采访中感受到,经历过“火电”事件的阵痛之后,平江县委、政府痛定思痛,谈得最多的是,如何解决现实问题?怎样把好事办好?政府该如何推动?群众又当如何引导?

平江发展火电项目,主要是缘于蒙华铁路的规划建设。蒙华铁路是“十二五”期间国家规划建设的一条铁路,连接蒙陕甘宁能源“金三角”地区和湘鄂赣等华中地区,是“北煤南运”新的国家战略运输通道。蒙华铁路在平江全县境内贯穿6个乡镇,全长约64.9公里。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华电平江项目预计一期投资近80亿元,年发电量约100多亿千瓦时,年产值约45亿元,可缴纳地方财政税收约6亿元。同时,火电厂产生的粉煤灰可广泛应用于建筑、水泥生产、筑路等方面,备受建材、建工等行业的青睐;脱硫石膏可应用建筑墙纸及石膏制品,与平江发展石膏板材加工相契合;火电厂每年消耗石灰石10万吨,可充分利用县里的石灰石资源。

记者在采访中遇到了这么一位“特殊对象”——翁江镇政府干部周辉仁。他今年9月16日随县文联文艺界人士(都是反对建火电站的)去广东河源电厂和江西吉安井冈山电厂实地察看火电项目建设。“去之前我也心存顾虑,有很强的反火电情绪,可到了现场一看,首先是震撼,走进火电厂,环境优美,整齐有序,哪像一个污染型企业,倒像是一个花园型企业。”周仁辉告诉记者。

“县里对反火电活动的组织信息不灵,准备不足,也是导致该项目搁置的一个重要原因。”平江县政府一位负责人直言不讳的告诉记者,平江反火电事件是一起组织周密、分工明确、酝酿较久、计划全面的群体事件,活动有统一的标志、横幅,有固定的宣传阵地,可是县里事前掌握的信息不够,对活动组织缺乏了解,从而造成了被动应付的局面。

一些民众对地方政府和部门的不信任,有诸多因素。比如,地方政府官员屡见不鲜的腐败现象,并不时发生的“官欺民”的事件,这些都在消耗民众对政府部门的信任。对于民众来说,正是因为这类的事情发生多了,时间一长,自然而然就形成了这种不信任的“思维定式”,结果是民众对政府总是抱有怀疑态度,甚至有时真正披露了事实真相,也同样难以获得民众的相信。

观念转变了,周仁辉也用实际行动声援火电项目。考察回来之后,他写了一篇《致平江县委政府的公开信》发表于网上,详细讲述了自己的见闻感受,并附上自己的联系方式,供大家监督。“短短5天时间,我就接到了200多个电话,只有4个是反对我的。其中最让我感动的一个是一位平江的出租车司机打来的,他告诉我,看了我的文章后,愿意召集20辆出租车,全部自费,去省里上访支持火电项目。”

平江“火电”事件,折射当地党委政府缺位,折射社会流行之“病”,启示颇多:

不单单如此,平江县对火电项目宣传发动启动的时间也很短。平江县政府9月初才利用所有媒体开展火电项目的大力宣传,两天后就召开县委全体会议,将火电项目作为重要内容。由于很多干部第一次接触此项目,导致干部内部思想不稳定、不统一。同时此举导致民众久久听不到政府发声,普遍对政府产生了一定程度的不信任感,对公权力产生了一定的质疑。

铁路的建设,带来了平江新的发展机遇。国家和湖南省政府在能源布局中将湘东北地区规划为省里的能源基地,重点发展煤电产业。随着华电、华能、神华等一批国家级能源企业纷纷进驻湖南,平江也同周边的华容县、汨罗市、岳阳县等地积极争取火电布局的主动权。

采访中,一位在外地创业的平江籍老板打来电话,“少数人示威游行,毕竟代表不了100多万热爱家乡的平江人民。抵制电厂,是民众稀里糊涂牺牲全县人民的利益之举,就怕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社会要稳定,合理的诉求可以有序表达。”(完)

新华网长沙11月10日电 (黄兴华 余鑫 帅才) 地处湖南省东北部的平江县,是中国革命的发祥地之一,这里先后走出了64位共和国将军和100多位省、部级领导干部,是中国三大将军县之一。伴随着2013年湖南卫视真人秀节目《爸爸去哪儿》第五站拍摄地选址于此,平江着实在中华大地“火”了一把。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国家创新治理能力现代化,具体体现在:科学决策能力,即运用科学方法,依靠咨询机构科学制定规划、计划、政策以及做出重大决策的能力;有效执行能力,即有效实施科技规划、科技计划、科技政策和科技重大决策并加以改进完善的能力。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更是对新形势新任务新目标下政府如何提升治理能力,有着明确的要求:要“把公众参与、专家论证、风险评估、合法性审查、集体讨论决定”确定为重大行政决策法定程序,明确提出来用法治思维来管理社会。

记者了解到,在事件中,一些反对者并不了解现代火电,不相信正规渠道的宣传,近期平江县组织了大批人员外出实地考察火电厂,“眼见为实”,参观者都由反对者、怀疑者变成了支持者。一些反对者就是不愿火电厂建在自家门口,总是对火电厂停留在过去的印象,存有“恐惧”心理,干脆就一反了之。一些反对者刻意抹黑,攻击领导干部个人,认为政府急于上火电项目,就是领导被企业收买了,是企业的“帮凶”,变相搞腐败。此种言论一经扩散,民众很容易相信。记者还在群众反对声最多的塔兴村采访了解到,之前平江县垃圾场选址于此,由于种种原因未按照相关标准建设,导致现在周边环境污染严重,村民对此有了很深的成见。一听说上火电项目,顾虑也就很多。

记者了解到,目前县里围绕“平江要不要发展?”、“平江要不要形象?”、“平江要不要秩序?”等议题开展全县大讨论,理性反思,认真检讨,并邀请专家发言,发动公众参与。讨论后针对民众的疑惑,政府开诚布公,坦然答疑。如对前期社会普遍关注的环保监管问题,县政府决定:为了确保火电厂达到天然气排放标准,将实行设计、建设、验收全过程的公示公开,接受社会监督;对建成后的环保监管,除依法监督外,也将制定严密的社会监督机制,确保企业不出现偷排行为。

“我们期待好事办好,不要社会分裂,要和谐并进。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不是对立的,关键在人,在思路。”

然而,在现实经济社会管理中,一些地方政府普遍存在“越位”与“缺位”并存的现象。一些重大决策,缺乏深入调查研究、广泛听取意见、进行充分论证,而是直接由集体讨论决定。“决策盲点”恰恰就源于缺乏公众参与。反观“火电”事件,2013年5月初平江县政府即与华电集团湖南分公司签订了合作开发协议,直至2014年9月2日大规模的宣传,县委、政府在广泛听取意见、发动公众参与上下的功夫远远不够。与民众沟通只通过开会、发文件的形式,渠道过于单一,并未多渠道收集反对意见,然后集体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