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诉状将父母告上法庭

2017-10-14 11:54

当天下午,记者来到奶奶家。听说要被采访,小娟害怕对自己上学受影响,更怕报道后,会让同学笑话,干脆跑出了家门,任凭奶奶说服,就是不愿接受采访。而小娟的父母,也是避而不见。(来源:云南网)

9月2日,小娟就要到昆明学院报到了,可一家人还在为学费问题闹得乌烟瘴气。离异的父母推来推去,谁也不愿出这笔钱。75岁的奶奶实在看不下去了,带着小娟来到安宁法院,一纸诉状将父母告上法庭。要求父母把多年来亲戚朋友给小娟的2万多元压岁钱还回来拿去交学费。

今年75岁的奶奶,独自居住在老房子里,靠微薄的退休金过日子,手里也是紧巴巴的。看着小娟的父母这样为难孩子,奶奶实在看不下去了,准备拿起法律的武器,为孩子讨个公道。

8月14日上午,小娟跟着奶奶来到法院,一纸诉状把父母告上了法院。

父母离婚后,小娟一直跟随母亲生活。作为生父的朱某,也履行了孩子的抚养费。但是父母之间却老死不相往来,经常让小娟夹在中间受气。

再过两天小娟就要开学了,学费依然没有着落。这可苦了小娟,也急坏了奶奶。于是,奶奶拨打晚报热线,向记者讲述了小娟上学面临的问题。

奶奶说,小娟从小到大,亲戚朋友给她的压岁钱也不少,都被其父母花了。大概算下来,至少有2万多元。如果谁都不愿意出这笔钱,就把孩子的压岁钱还回来,当做孩子的学费。

今年7月初,高考结束后,小娟来到了奶奶家居住。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小娟却高兴不起来。面对5000多元的学费,小娟开始犯愁了。她把消息告诉母亲,母亲说她没钱,叫她去找父亲要。而多年来一直陷入家庭纠纷旋涡中的朱某,也干脆赌气说,他已经抚养到了18岁,尽到了抚养的义务,要钱没有。

就这样,小娟被父母推来推去,都说管不了。让小娟不知如何是好。

找到当地街道办,多次组织调解一直未果。在谁出学费的问题上,父母一直推诿,都不愿出这笔费用。奶奶说,她专门去法院咨询过,得到的说法是,按照法律规定,孩子的抚养费只能支付到18岁,而且孩子的父亲已经履行了抚养义务。要让孩子的父亲再出钱的话,需要双方进行协商解决。

小娟父母离婚后,就财产分割事宜曾多次闹上法院。最后,安宁法院判决小娟的父亲朱某补偿其母亲10万元。但是朱某另组家庭后,一直没有履行判决。小娟目前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后,每月从朱某工资中扣除,作为偿还小娟妈妈的费用。

小娟今年18岁,今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昆明学院园艺本科专业。本来作为父母,应该为孩子感到高兴。可是,小娟离异多年的父母,虽然各自组建了家庭,但却还在为财产分割闹得水火不容。小娟的奶奶说,小娟的父母1996年结婚后,由于感情不和,在2010年离婚了。法院判决小娟由母亲抚养,父亲朱某每月承担孩子的抚养费到18岁。

29日上午,本报记者与奶奶联系的时候,小娟的父亲也在。电话中,小娟的父亲说,这个事情不是他造成的,他们的家庭关系很复杂。其他的,小娟父亲表示不愿多说。而小娟当时也在场,记者试图了解一些情况,小娟死活不愿意,说是太丢人了。